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药物滥用防治知识

谈“社区戒毒与社区康复”

    戒断毒品后的康复是一个长期而复杂的过程。由于很多吸毒者是在1720岁时开始吸毒成瘾的,为此,他们丧失了学习走向独立和以负责任的方式发展自我管理的能力的最佳时机。吸毒的生活使他们终日为毒品“忙碌”和“奔波”,因此,他们无暇顾及自己的成长,不愿面对成长中所经历的挫折,毒品迫使他们不断受到健康问题的困扰,不断面对死亡的恐惧,面对诸如内疚、自卑、无助、抑郁、沮丧、绝望、负罪感、失败感、没有安全感等心理问题,同时,他们还要面对家庭问题、面对不断增长的社会归属感缺失、价值系统的崩溃和信任危机、人际关系恶劣和社会性孤立,以及不断增长的工作和生活问题、经济问题和法律问题等等。因而要想解决吸毒的问题,就其个体治疗而言,单纯的药物脱毒治疗并不能有效地解决其心理问题,药物滥用的治疗关键在于以药物治疗为依托,综合采取心理康复治疗和提供善后照顾服务,从而促进吸毒者的行为改变和提高社会适应能力。因而,禁毒和戒毒是一个系统工程。

虽然我国现行的戒毒模式在最大限度地治疗和帮助吸毒者,但在实际工作中仍存在诸多的问题,如吸毒者复吸率高、回归社会难。经过强制隔离戒毒或美沙酮维持治疗,吸毒者回归社会后如何利用现有的社区资源实现重返社会,如何把有效的社会心理康复方法与现有的戒毒方法相结合,它们之间仍然未能形成有效的整合,存在社区资源的充分利用不足,资源配置不尽合理等等问题。

研究表明,目前仅有20%左右的吸毒者尚有能力承担治疗性费用。要解决毒品问题,寻求能为吸毒者负担的公共卫生服务已迫在眉睫。国际上的成功经验表明,利用社区资源,发展以社区为基础的戒毒康复模式应对毒品问题,已成为当今世界上减少毒品需求的趋势性工作。为此,2008年和2011年,国务院先后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和《戒毒条例》。《禁毒法》首次把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作为戒毒的重要方法之一。《禁毒法》中明确规定,“戒毒人员应当在户籍所在地接受社区戒毒;在户籍所在地以外的现居住地有固定住所的,可以在现居住地接受社区戒毒”,“社区戒毒的期限为三年”,“城市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负责社区戒毒工作”,“公安机关和司法行政、卫生行政、民政等部门应当对社区戒毒工作提供指导和协助”,“城市街道办事处、乡镇人民政府,以及县级人民政府劳动行政部门对无职业且缺乏就业能力的戒毒人员,应当提供必要的职业技能培训、就业指导和就业援助”,“接受社区戒毒的戒毒人员应当遵守法律、法规,自觉履行社区戒毒协议,并根据公安机关的要求,定期接受检测”。而《戒毒条例》则明确了自愿戒毒、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社区康复等不同的戒毒方法的具体实施细则。因此,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不仅为今后吸毒者解决毒品问题提供了新的选择,也是今后解决毒品问题具有可持续发展性的一个有效途径。社区戒毒/社区康复利用与吸毒者签定的《社区戒毒(康复)协议》与吸毒者之间建立了一个长期保持接触的机会。利用这样的机会,不仅有助于促进社区与吸毒者及其家庭间的沟通和理解,更有利于吸毒者及其家庭利用社区优势,获得诸如最低生活保障、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等社会保障服务、以及社区救助、就业指导或引荐、社区公共卫生服务转介等相关的社区服务。从而,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以关注从戒毒治疗机构回到社区的吸毒者为切入点,通过挖掘和利用现有的社区网络资源,建立脱毒、康复、回归社会、监督管理、社会帮教为一体的“无缝连接”机制。

为了落实《禁毒法》,目前云南省各县市均建立了社区戒毒(康复)点,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尝试。这就需要在社区层面不断促进多渠道、多部门和多学科的合作,针对吸毒人群不断发展一系列有效的干预策略和治疗模式,动员社会资源,从治疗、康复、重返社会、善后照顾等多层面,为吸毒者提供医疗关怀、心理干预、经济援助、就业支持、社会支持等多种服务,使吸毒者在社区和家庭环境中,解决面临的康复问题、家庭问题和生存问题等多方面的问题,把重返社会整合到康复治疗中,使吸毒者在回归主流社会前有一个良好的过渡,从而降低复吸率。在不断的戒毒实践中我们也意识到,戒毒成功的一个有效策略在于把吸毒者组织起来,并利用社区支持,提高吸毒者的就业能力和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动员吸毒人群从自身发展出发,通过就业和同伴支持,不仅有利于唤起其社会责任感,同时,他们也是禁毒工作中的重要力量之一。提升吸毒者的责任能力和行为能力,不仅有利于降低禁毒工作的社会成本,而且可使禁毒工作更具有效性。这也意味着需要更广泛的政策支持和资源投入。

预防教育部 杨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