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药物滥用防治知识

成瘾行为改变大脑

从大麻、可卡因、海洛因、冰毒、酒精、食物到色情影片,有关成瘾的研究文章每天都在更新。成瘾行为是怎样影响人类的大脑的?学者认为成瘾可谓错乱的奖励——毒品劫持了大脑系统,使其不能像之前那样仅对一系列美好的事物才能产生反应。另有部分认为更好的解释是成瘾是环境刺激和脆弱基因的结合体。还有研究指出成瘾是人们对压力的不合时宜的应对措施。总之,糟糕的事情使我们亲近依赖性物质,例如:毒品,并且上了瘾。

人类大多数的超验体验,不管是违法的不道德行为,还是社会认可的习俗和活动,如运动、冥想、祷告、公益活动等都受大脑愉悦回路的控制。购物、性高潮、学习、高热量食物、赌博、祷告、跳舞、上网,这些行为都激活了大脑中的内侧前脑束愉悦回路medial forebrain pleasure circuit),人类的快乐就发生在大脑中这一小束神经元上。大脑内部的愉悦回路也可以被人工刺激物激活,如可卡因、尼古丁、海洛因或酒精。事实上,经过不断的进化,人类已经获得了大量不可抗拒的快乐来源,从可卡因到大麻、从冥想到自慰、从酒精到美食。

研究发现,成瘾与内侧前脑束愉悦回路神经元的电子反应、形态、生化功能以及突触连接的持久变化有关。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这些重构引发了成瘾行为的重大特征,包括耐受性(需要连续服用大剂量才能兴奋)、渴望、戒除和旧瘾复发。但令人振奋的是,这些持久变化与其他脑区用来储存记忆的神经回路(由于经验和学习所引起的重构)几乎一样。因此,记忆、快乐和成瘾是密切相关的。


脑成像的研究结果显示,参与慈善活动、缴纳税款以及预知未来都能激活同一个大脑愉悦回路,并与海洛因、性高潮、高脂肪食物激活的脑神经回路完全一致。

 

成瘾可以反应出大脑惊人的重构能力,即重构性。它体现了大脑如何对我们给它的所有事物进行适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已经掌握了部分机制,但还有一部分有待发现。

药物滥用带来的是大脑的变化,使得大脑适应这些物质。成瘾的人对上瘾物的反应会变得更加敏感,比如闻到香烟的气味儿或是瞥到别人在喝烈酒都会让他们犯瘾。成瘾物滥用还会影响到其他的奖励因素,比如金钱或食物,使它们的相对价值降低。

毒瘾的脑功能回路

在专注于大脑长期变化之前,研究者们致力于多巴胺的研究。多巴胺是一种脑神经元释放的神经递质,它在运动控制中起到重要作用。同时,在食物、性以及成瘾物等令人愉悦的事物作用下,多巴胺的分泌也会增多。

如果腹侧被盖区中含有多巴胺的神经元受到激活,那么,其他目标神经元(伏隔核、前额叶皮质、背侧纹状体和杏仁核)就会释放多巴胺。多巴胺释放后,就会通过突触间隙(神经元之间充满液体的空隙)扩散开来,然后与目标细胞的受体结合并将其激活后发挥作用。多巴胺释放后并不会马上扩散,大部分多巴胺会通过一种叫多巴胺转运体(dopamine transporter)的蛋白质被轴突终末回收。被回收的多巴胺存储在突触小泡中以供将来再释放。某些药物会阻碍多巴胺转运体的正常工作,而增强或延长多巴胺对目标神经元多巴胺受体的自然作用,产生更强烈、更持久的信号。

有些药物(如海洛因、可卡因和安非他命)能强烈激活使用多巴胺的内侧前脑束愉悦回路,具有较大的成瘾风险;而能轻微激活愉悦回路的药物(如酒精和大麻)成瘾风险就比较小;有些药物(如LSD、墨斯卡灵迷幻药、含有苯二氮的镇静药和SSRI类抗抑郁药)完全不能激活愉悦回路,其成瘾的风险也比较低甚至不会使人成瘾。

成瘾的发展过程中会出现耐受性、依赖性和渴望,药物产生的欣快感也逐渐消失。愉悦被欲望取代,喜欢变成了欲望。越来越多的证据也表明,成瘾的轨迹一旦形成,愉悦会被抑制,而欲望会占上风。

成瘾药物会影响愉悦回路,并且会比其他自然的奖赏更强烈地激活愉悦回路,从而创造出更深刻的记忆,且与联想的网络密不可分。任何与药物有关的外界线索和心理状态都会强烈激活这些记忆,使之与情绪中心连接。

我们知道精神活性药物能激活内侧前脑束愉悦回路——尤其是腹侧被盖区的多巴胺神经元,这一激活是药物带来欣快感的主要原因。我们还知道感觉经验可以将记忆写入大脑回路,这些记忆痕迹至少有一部分通过LTPLTD在突触中形成。最后,我们还知道成瘾有一个时间进程,最初的欣快感逐渐被药物的耐受性、依赖性和对药物的强烈渴望所取代。即使停止服药,心瘾仍会持续数年。持续的欲望导致旧瘾复发的可能性增加,且通常是由压力引起。综合以上事实得出一个简单有趣的结论:重复使用精神活性药物导致内侧前脑束愉悦回路的功能发生持久重构,这也就是重构性,包括(但不局限于)LTPLTD,这些持久的变化奠定了成瘾轨迹的某些方面,尤其是耐受性、依赖性、渴望和旧瘾复发。接触成瘾物越多,这种变化就越根深蒂固。

之前已经讨论过,药物成瘾如何慢慢、持续地重构愉悦回路的功能,从而将愉悦和喜爱变成了需要和渴望,这也是个长期过程,并且与神经元结构的重构有关,例如树突棘密度的增加。虽然愉悦回路的重构可能伴随着成瘾行为的发展,但还没有研究证实这一假设。总之,愉悦和大脑中联想学习的交互作用是典型的双刃剑:经验引起愉悦回路的长期重构,导致任意的奖赏和抽象的理念变成愉悦,这是人类的一种能力,也是人类许多行为和文化的根本。但不幸的是,这个过程有时也会把愉悦变成上瘾。

成瘾是在冲动之下主动做出的选择,有着痛苦与快乐并行的结果,既与遗传相关也受环境影响。成瘾是大脑对环境所作出的适应。这种大脑重构性发生在很多层面,而且影响涉及到学习、奖励以及情绪机制等等。


参考:

1大卫林登.《愉悦回路:大脑如何启动快乐按钮操控人的行为》

2 ScienceNews, Addiction showcases the brains flexibility